望远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望远镜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著名艺术家严顺开昨日去世享年80岁永远的阿Q【新资讯】

发布时间:2019-10-17 17:12:52 阅读: 来源:望远镜厂家

著名艺术家严顺开于昨日在上海去世,享年80岁。人们记住严顺开的名字,伴随着他出演的阿Q、阿混、阿谭、张三这样的似乎生活在我们身边的小人物形象。他出演喜剧不单纯追求滑稽,而是把更多丰富的表演手段和内涵注入其中,悲中含喜,喜中带泪。

长相平凡 学表演之路坎坷

严顺开1937年6月6日出生于上海市。他创作了许多观众喜爱的舞台和影视艺术形象。不过,严顺开在高中毕业后报考上海戏剧学院时,却由于长相平凡,最后一轮被刷了下来。后来,他又参加了青海省话剧团的招生,依然无果。接着严顺开参加中央戏剧学院招生,他演唱的歌曲《真是乐死人》得到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主任白英老师的认可,才终于于1959年考入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在校期间,由于外形条件的限制,严顺开大多扮演喜剧小角色,第一学期他的表演成绩是满分5分。1963年毕业后任上海滑稽剧团演员,兼任编导工作。周立波在上海滑稽剧团就是严顺开的徒弟。

1980年,严顺开首次出镜主演《阿Q正传》,获得第六届百花奖最佳男演员奖、第二届瑞士国际喜剧电影节最佳男演员奖1984年,他主演的影片《阿混新传》获第五届中国电影“金鸡奖”特别奖。1988年他自编自导自演喜剧片《阿谭内传》。2002年出演古装电视剧《红楼丫头》,2003年参演古装剧《大宋提刑官》,2004年主演电影《银饰》。2005年执导都市风情滑稽戏《太太万岁》。2007年自导自演滑稽戏《独养女儿》。2009年领衔主演家庭伦理剧《我的丑爹》。

演活阿Q 获国际大奖没能去领奖

阿Q是严顺开的经典艺术形象,1980年《阿Q正传》选角时经历一番波折。当时选了好多人,但上影厂领导觉得都不太合适。在上海滑稽剧团的严顺开被上海电影制片厂导演鲁韧推荐给导演岑范。当时严顺开正好帮助上海芭蕾舞团打磨芭蕾舞剧《阿Q正传》剧本,对这部作品比较了解,导演对他比较满意,不过还是让严顺开到浙江绍兴排小品、试拍,反复试拍三四次才选定由他扮演阿Q。

阿Q戏份重,严顺开压力蛮大。有人劝他,说他只要用三分之一的工夫花在主要镜头上就行了。但第一次上银幕的严顺开一个镜头都不舍得放弃,“我是用全部的真心真情去演这个人物的。当年听说大戏剧家洪琛也想拍这部片子,曾经写信给鲁迅先生,先生回了一封信,讲‘此刻没有这样的明星,搞得不好就搞成滑稽戏’,鲁迅最怕把阿Q拍成滑稽戏。上影厂领导大概也是这样想的,所以开始对由我演阿Q并不看好,没有想到最后偏偏还是由我这个滑稽剧团的演员来演阿Q这个角色。所以我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把这个人物演好”。

《阿Q正传》是新中国成立后第一部正式参加戛纳电影节的影片。严顺开还凭借阿Q形象获得第二届瑞士国际喜剧电影节最佳男演员奖,获得“卓别林金手杖奖”。他在苏州拍剧时听出租车司机说自己获国际大奖了,以为司机在开玩笑,回家才确定消息。不过严顺开并没有去领奖,他曾说:“没有人通知我去,等我知道已经是过去式了。那时不像现在,去国外参加个电影节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那一年的颁奖仪式上据说没有一个中国电影人,连大使馆的工作人员都没有,后来主持人不得不问现场有没有中国人?听说一位在座的《光明日报》的记者才上台代领了奖。”1982年,严顺开受到邀请去瑞士电影节当评委,还应邀去了卓别林的家访问。

严顺开曾说:“很自豪能演鲁迅先生笔下的这个人物,而且我把他演得观众都能接受,所以到现在,人们还叫我阿Q。”

屡登春晚 首用小品形式

真正让严顺开闻名全国的,是他多次登上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的舞台。

1983年,在第一届春节联欢晚会上,王景愚表演了哑剧小品《吃鸡》,严顺开表演了喜剧小品《弹钢琴》《阿Q的独白》,虽然当时小品的范畴还比较模糊,但严顺开等已经尝试了这种新兴的喜剧形式。

1990年,严顺开和黄宏一起上春晚,带来《超生游击队》的姊妹篇《难兄难弟》。

1993年,严顺开在春节联欢晚会上表演小品《张三其人》,以张三这个令人啼笑皆非的“倒霉蛋”形象,反映当时的一些底层人物生活百态,使“张三”成为严顺开的代表形象之一。

1999年,严顺开与凯丽在春晚中合作表演了小品《爱父如爱子》,该剧获观众最喜爱的节目奖。

2001年,严顺开与柏青合作小品《金婚影展》,但在春晚三审时未能过关,无缘与观众见面。

2011年,严顺开接受媒体采访时间曾表达过自己对小品的创作心得,他说这些年一直没有放弃小品表演与创作。他认为,小品最重要的是带给观众欢乐,现在有许多小品太夸张,不以人物、情节体现幽默,而一味在肢体语言、形象上搞笑,是误入歧途的一种表现。

最后作品 倾尽全力出演丑爹

“这肯定是我最后一部戏了,再也不会有这么好的剧本打动我……”2009年,电视剧《我的丑爹》关机仪式上,严顺开曾深情地这样说。不过一语成谶,这部剧真的成为严顺开的最后一部艺术作品。

华商报记者昨日采访到《我的丑爹》的导演单联全,他回忆起和严老的合作不胜唏嘘,“当时他看完剧本非常喜欢,很想拍。但其实我心里也很担心他的身体状况,就去家里拜访他。严老师亲自下楼接的我。”当时家里人也很担心已经72岁高龄的严顺开无法承受这么重的拍摄任务,专门开了家庭会议讨论,“严老师说:‘你看我上下楼都健步如飞的。’最终还是同意他参加拍摄了。”

《丑爹》场场有哭戏,演惯了喜剧的严顺开也连连感叹,第一次接悲剧就接到一部“大悲剧”。艰苦的拍摄工作让72岁的严顺开对自己的性命颇为担忧:“最惨的死是什么?是暴死他乡。拿到剧本时我就知道,悲剧开始了。今年是我的本命年,72岁,我怕我暴死他乡。不仅我怕,家里老伴也怕。”

拍摄过程中,严顺开要下海捡垃圾、在海水中跌跌撞撞、绝望自杀时还要往冰冷的海水中央走去。他曾说:“我不记得我下了多少次海,平时我连河里都不敢去,连游泳池都不敢去!导演也很害怕,每次我下水,他都会亲自下水试水温,还把水里的石头弄干净,不让我摔着。这让我很感动,人家都那么做了,我咬牙都要干下去。”

导演单联全昨日接受采访时说,整个拍摄过程严顺开非常敬业,也很谦虚,“因为他之前一直演喜剧,所以演戏的时候也有一些喜剧的痕迹,但他对于我的意见,也都很谦虚的接受。”单联全回忆《我的丑爹》开播的时候,还和严顺开通了电话,“我们一边聊一边哭,他说这是《阿Q正传》以来最感动的一部戏,我的所有眼泪都是真的”。

中风瘫痪 缠绵病榻8年

2009年11月,严顺开在大连顺利拍摄完电视剧《我的丑爹》后回到上海,由于他突然感到自己小腿有些疼痛就去附近医院就诊,候诊时,因脑梗突然中风,左边身体瘫痪,所幸抢救及时挽救了生命,但从此缠绵病榻。

导演单联全昨日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时说,严顺开当时昏迷的时候一直叫他的名字,他买了机票想去上海看望,严夫人害怕太激动影响病情恢复就拦住了他,“后来等他恢复一些,我才去医院看的他,千叮咛万嘱咐不要激动。我们俩还商量着下一部戏还要一起合作。”演员翁虹在剧中与严顺开出演翁媳,戏外也情同父女,她曾在微博上透露,到医院看望严顺开时,他像个老小孩儿,非要下地走一走,证明自己在康复,大家怕他累着赶紧让他继续休息。

严夫人透露,严顺开中风之后脑子是清楚的,但语言能力很差。他还有慢性支气管炎,心脏也不好,肺部老是感染,血压高,糖尿病,毛病很多。”

严顺开生病的消息传开后,他的弟子以及圈内好友、热心观众纷纷表示要前往医院探望。不过,2016年6月,上海人民滑稽剧团滑稽演员曹雄在微博爆料:“今年6月6日是严顺开80大寿,我在医院待了一上午,没有人来关心他,悲哀!”微博发出后,引来许多网友的关注。有媒体联系到严顺开退休的所在单位上海滑稽剧团,有关人士向记者表示:单位和他的徒弟们,其实一直很关心严顺开,前几年,剧团负责人和他的弟子们也常去探望,因为严顺开每次一见到弟子都爱激动,爱哭,所以家人在感谢之余,叮嘱大家少去探望,给他一个安静的康复环境。 华商报记者 罗媛媛 路洁

文艺界缅怀:他不追求廉价的笑声

王汝刚(上海市曲协主席):严顺开是一位非常优秀的滑稽戏演员。他对滑稽艺术雅俗共赏、为南方滑稽戏走向全国做出了突出的贡献。严顺开把自己在中戏学到的话剧学院派表演,和滑稽戏民族戏曲的特点结合起来,把写实和写意融合在一起,形成了他自己独特的喜剧表演风格。

沈伟民(上海剧协秘书长):严顺开是一位才华横溢的喜剧表演艺术家。他在舞台和屏幕上塑造的一系列人物形象至今令人难忘。特别是阿Q、张三等系列小人物,入木三分,在喜剧表演上达到了相当的高度。他不追求廉价的笑点,而是常常让人笑中带泪,给人独特的艺术和审美享受。这对我们当下的艺术创作、特别是年轻一代艺术工作者的人物创造是非常有示范意义的。他的离去,对我们戏剧界是一个重大损失。

吴孝明(上海市文广局艺术总监、上海滑稽剧团原团长):严老给我最深刻的印象就是他对艺术的追求,他一生都在思考怎么把学院派的戏剧表演和滑稽艺术结合起来,活到老学到老,把喜剧艺术作为了他终身的追求。他的表演“贯通南北,海纳百川”,其实本身就是有一种上海文化精神的体现。

曹可凡(著名主持人):永远的阿Q,怀念严顺开先生。一路走好! 综合

玉米跌势难止九月过后可能才有转机蝴蝶组合

重庆三峡库区天然生态渔场建设规划通过专家评审嵊州

中国纺织胃口缩小让世界棉业犯愁胶州

约牛财经国产品牌工业机器人占有率五年来首次下滑空调配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