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远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望远镜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英美资源AALL卖股份流量

发布时间:2019-11-20 18:55:22 阅读: 来源:望远镜厂家

英美资源(AAL.L)卖股份

时机是关键。

3月17日,全球最大综合采矿巨头之一,英美资源(AAL.L)宣布,Paulson & Co基金同意以每股32美元的现金对价,全部购入前者于金矿企业AngloGold Ashanti(ANGJ.J,简称ANG)剩余的11.3%股份,由此套现12.8亿美元。

“英美资源的重组计划,在我们看来,正在失去动力。”独立研究机构Pali Research的分析师Karlis Grinbergs对本报记者说。自英美资源在2007年3月任命Cynthia Carroll为CEO,这位英美资源90年历史上唯一的外来CEO便启动了雄心勃勃的重组计划,对因业务枝蔓不清、效率低下而饱受诟病的英美资源进行扁平式瘦身——在剥离非主业的同时,还以“唯一盎格鲁(One Anglo)”等战略减少核心子公司的管理层级,提升公司的决策和执行水平,并削减成本。

剥离ANG,便是Carroll当时拍板的重要决定。然而,作为全球最大的铂族贵金属和钻石供应商,英美资源目前紧张的资金状况,广受关注。外界猜测,黄金业务的剥离,正好为英美资源旗下全球最大的铂金供应商Anglo Platinum(AMS.J,简称AngloPlat)进行中的架构重组带来支持。

回归主业

若不了解前因后果,会令英美资源对ANG的抛弃显得迷雾重重。

“对通胀或通缩的担忧越来越两极分化,较高的政策错误风险令投资者对包括黄金在内的‘价值保存物’,兴趣越来越大。”瑞银矿业分析主管Daniel Brebner在3月10日透露,其经济模型显示,金价有明显上行风险,有可能上升至每盎司2500美元的历史最高位。

同日,瑞银分析师Simon Kendall重申对ANG的买入评级。“由于黄金对冲交易的存在,我们认为ANG能提供相对金价的显著盈利杠杆。”其指出,在改善南非安全生产情况之外,ANG在加纳和坦桑尼亚的黄金产量提升更被期待已久。

“退出ANG,并非基于黄金作为一种商品的判断。”4月22日,英美资源投资与企业事务负责人James Wyatt-Tilby对本报记者说。他指出,纯粹的金业上市公司,较多元化采矿企业,更能得到资本市场的青睐,“因此,我们的股东要求我们在黄金景气峰位,最大程度地体现ANG资产的价值所在,同时,若股东们有意投资黄金,那么他们直接投资单纯的金业股更好。每股32美元的售价在我们看来很满意。”

早在Cynthia Carroll上任仅两个月后的2007年5月,便在美林证券的投资峰会上表示,将在两年内剥离作为非核心资产的ANG。她解释称,英美资源为了成为全球采矿业的领军企业,只会保留表现最佳的资产。为此,英美资源把核心业务,定义为铂金、钻石、煤、基础金属以及黑色金属(主要是铁矿)五大方面。

“这五大业务均能为英美资源取得重要的规模效益。”Wyatt-Tilby说。他指出,AngloPlat是全球最大的铂金生产商,De Beers是全球最大的钻石生产商,英美煤业是全球最大的私营煤炭企业之一,“我们在基础金属(即铜与镍)方面亦达到规模以上,透过持股63%的Kumba Iron Ore,我们也显著地拓展了铁矿上的话语权,我们在巴西的Minas-Rio铁矿项目,更是全球顶尖级别的铁矿资产。”

除了Minas-Rio铁矿,Wyatt-Tilby还透露,英美资源目前正在进行一系列巩固主业规模优势的投资项目。包括智利的Los Bronces铜矿项目、巴西的Barro Alto镍矿项目。“我们持续了解任何出现的商业机会,是否符合公司的长期增长战略,而上述资产,符合低成本,大规模与长期潜力、高质量的要求。”

剥离副业

同时,主业的确立亦意味着一系列的非核心资产剥离。

英美资源曾实施广泛的多元化战略,包括在1960年代组建Mondi集团,切入南非的林业和造纸业,并收购Highveld Process杀入钢铁行业;此外,公司后来还收购了Tarmac,打入建造业,成为英国最大的石材生产商和第二大水泥企业。

问题是,这种大而全的多元化控股企业模式,并不受投资者的欢迎。

证据是,自1998年至2008年的11年,相对于同样拥有多元化采矿业务、市值相若的主要对手必和必拓(BILJ.J),英美资源有8年均在股价上跑输前者。2008年虽然同样苦于大宗商品价格的回落,但英美资源的价格表现却较必和必拓落后40%,今年截至4月3日,英美资源的股价再次落后了30%。瑞银对此认为,今年英美资源在股价表现上再次败于必和必拓,已无疑问。

“因此,2007年对Cynthia Carroll的任命,被广泛认为是英美资源意识到其需要企业文化变更的标志。”Karlis Grinbergs说。剥离ANG以外,在Carroll的主导下,公司在过去两年成功完成了对Mondi的分拆,出售了中国神华和Highveld中的战略持股,对Tarmac的剥离也已经得到确认。

“Tarmac已经被鉴别为英美资源的非核心资产,在合适的时候将会出售。这一业务已经经历了重组,至今仍然保持了在英国、欧洲和中东的市场领导地位。”Wyatt-Tilby说。Grinbergs对此表示,市况急剧转坏,令英美资源在成功出售Tarmac的伊比利亚半岛业务后,暂时没有再提整体剥离一事。

“这一艰巨的重组计划,在乎保证我们的所有矿山都在最佳的效率状态运营。”Wyatt-Tilby总结说。

机构精简

事实上,效率问题正是对英美资源一直以来饱受诟病的根源。英美资源持有79.6%权益的AngloPlat便是个典型例子。

“AngloPlat在铂金上市公司中,将近有10年在股价上连续跑输同业。公司在坐拥行业内质地最佳的铂族贵金属矿床的前提下,成本曲线竟然在行业内居高不下。即使在进行巨额资本投入后,AngloPlat仍无法以成长率回报股东,即使用‘无力’来形容英美资源对AngloPlat的束手无策,都可能太婉转了。”摩根大通一名不愿具名的分析师,如是对本报介绍占据全球铂金供应40%市占率的AngloPlat的问题所在。

这些问题,浓缩了Carroll需要清除的、英美资源在治理上的沉疴,这集中表现为臃肿的管理和人员结构。南非Investec Securities指出,AngloPlat的总部办公室实行层级集权式管理体系,基层矿山的业务决策,必须一级级向上汇报,决策耗时而且沟通成本高昂;还有数目过于庞大的员工团队。

这解释了,为何在今年2月5日瑞银的全球铂金领军企业成本统计数据中,AngloPlat为开采每盎司铂金,必须付出高达977美元的成本,这远远高于Lonmin(每盎司成本631美元)、Impala(每盎司成本686美元)乃至Aquarius(每盎司成本887美元)等主要对手的水平。

Investec Securities分析师William Black对本报表示,英美资源为此亦在今年2月发起了针对AngloPlat新一轮的改革,包括将矿山的管理层分散化,用各个矿山的独立管理层取代原本的垂直式体系中央管理层;关闭或出手不盈利的运营业务;在2009财年内裁员一万人;重组AngloPlat的总部,并进行人员精简。

上述改革措施与Carroll推进的“唯一盎格鲁”战略一脉相承。他指出,“唯一盎格鲁”的实质,在于令机构扁平化,从而实现共同采购、迅速决策、共享资源等好处,进而促使管理和运营成本下降。

“这些激进的改变需时间实施,也可能会侵蚀矿山产量。”Black预期重组计划对AngloPlat的好处最快也要在2010年才能显现,“而且我们对英美资源是否拥有足够的中高领导层人才,来下派到各个矿山以成立各自独立的管理体系,持观望态度;此外,高层管理人员数目不降反升,也可能危及成本削减的实施。”

同样持怀疑态度的还有摩根大通。该券商的上述匿名分析师对本报表示,“即使AngloPlat有新的改革措施出台”,也仍怀疑英美资源的管理层难以采取针对其资产的有效措施,以及执行必要的成本节约措施,来保证其在眼下这场自1930年代大萧条以来最复杂的经济变革中,毫发无伤。

现金管理

无论是对非核心业务的剥离,还是对企业治理文化的修正,英美资源最终打算交出的答卷,是回到最盈利的综合采矿企业行列。这首先要求其改变目前资产负债表脆弱的状况。

4月16日,英美资源宣布发行总额达15亿美元的可转债,公司表示,筹募的款项将用于“普通商业用途”,若超额配售选择权得到行使,筹资额最终可高达17亿美元。美林证券分析师Shaylen Trikamjee对本报表示,尽管发债融资是个短期利好消息,但其仍担心英美资源过高的负债比例。“我们预计的(英美资源)净负债是110亿美元,而公司4月的市值约为230亿美元,净负债/资产比率差不多达50%。”他还指出,尽管英美资源已经大幅度削减今明两年的资本开支至各45亿美元,但预计2009-2010年每年的运营现金流只有40亿美元。这同样带来风险。

而在2008年为英美资源带来了21%息税前利润的铂金业务(瑞银估计),亦正面临挑战。Grinbergs就认为,AngloPlat以及全球最大的钻石生产商De Beers是眼下英美资源最薄弱的环节,而截至3月底市值112亿美元的AngloPlat更是英美资源最庞大的已上市资产。“与母公司比较,若铂金价格低迷的情况持续,AngloPlat的现金流状况将更困难,我们预计AngloPlat在2009年的现金流将为负值,而英美资源已为其提供借贷。”

他更透露,Cynthia Carroll在2月20日的分析师会议上承认,英美资源在南非处于净负债的状况,而且AngloPlat急需再投资,“而按我们的理解,剥离ANG所得的现金,亦无法转移到南非之外,而且对ANG的剥离虽然业界期待已久,但目前的感觉是,完成的速度比预计要快。”这是否暗示,英美资源需要将ANG权益套现所得,乃至部分发债融资额,投入到境况一直不如人意的AngloPlat?Wyatt-Tilby只愿证实,相关的现金的确要在南非使用。

De Beers的问题则遭受到巴克莱资本的分析师Christopher LaFemina质疑,其认为外界或低估了De Beers现金流失问题的严重性——钻石价格在一年内已跌去了30%。这引来De Beers鲜见的直接回应,指今年仍将盈利,且可保持现金流平衡。Grinbergs的意见是,作为非上市公司,De Beers的债务相当缺乏透明度。

不过来自钻<

丰胸美乳

大胸

大胸照

白丝袜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