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远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望远镜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鬼话闲聊之锦上花鬼恋-【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4:07:18 阅读: 来源:望远镜厂家

Joe端着酒杯凑近来,冲苏锦环说:“鱼翅怎还没上!哪能这样待客,小苏你去看下呢!”

苏锦环瞬间理会Joe是在为她开脱,赶紧应和溜之。

被压制的胃一旦得到释放翻涌起,苏锦环难受地伏在池台上吐了个底朝天。待吐干净,人已清醒许多,她不敢立马折回去。

想走,寻不到合适理由。

等了又等,终还是下决心一走了之,这才想起自己的包还在包厢里,包里有钥匙、证件……是她整个家当。

苏锦环自然舍不下,一个小时后硬着头皮折回去。

包厢里已无人,就连桌上的盘子也已被服务员清理了。

苏锦环眸光四扫搜索着自己的包包,好在那包不起眼,还乖乖呆在角落里。

她拿起包松了口气,刚想离开,不想与迎面进来取车钥匙的穆琰撞个正着。

穆琰自然喝了不少,一身酒气,人已摇摇晃晃,却还认得苏锦环。

穆琰夹带着酒气对苏锦环说:“不用怕!Joe送那全猪头男走了!”

苏锦环听得出他口中的“猪头男”指得是KUSH代表。

穆琰的醉话让苏锦环吃惊,没想到他对那人的印象会这么差,明明心里讨厌那人,居然还不辞劳烦将戏演得这么好。

这便是职场上强颜欢酬,只要能赢利完全可以抛下个人的喜好,与自己讨厌的人坐在一块把酒言欢。

穆琰的手搭在苏锦环的手腕上,这东动随意,却让苏锦环眉头紧拧。

从穆琰指尖传来的温热,让她如同触电,恍惚间又回到了五年前的那晚。

“我们……之前是不是在哪见过?”

穆琰没来由地朝苏锦环靠近来,鼻翼相贴,近得能看清他扑扇的羽睫。

苏锦环瑟瑟身躯,穆琰却一步步逼近,直将她逼向角落。

苏锦环心汗淋淋,杏目圆睁回视穆琰。

难道他记起来了?

一股失而复得的喜悦。

可他的眸里看起来是这般平静不像忆起什么?

失望再次覆埋。苏锦环瞳仁一涩,赶紧调移眸光,她心虚又害怕,担心克制不住会将五年前的事道出口,然而她终还能调集起理智,抿抿嘴。

“是,来公司的第一天,在电梯里见过总裁!”

穆琰闻之摇头嗤笑:“我说得不是那回!”

苏锦环这才意识到他似乎真记了那晚,心头一慌到嘴的话如针般扎着舌尖,又痛又涩,嘴皮翕动几次终还是咽下。

“那就没有!”吸吸鼻翼,所有的酸楚又落回心里。

她有些言不由衷,眼睑低垂,映下一排细密长长的睫毛,投映出如蝶般的幻影。

穆琰瞧着这样的她,有些不满,却仍笑了笑,冷不防将她下巴捏住,让她正视自己。

烟草味夹着酒精的气息,形成一道说不清的茗冷香萦绕鼻尖,苏锦环心跳加速,两颊如同火燎。

陡然间心骇,将身躯往后退直至贴墙无处可逃。

“真得没有!”苏锦环压下嗓音怯怯地说。

然而等了半天也没见人回应,低头一瞧,不知何时穆琰已倒在一旁的沙发上睡了过去。

苏锦环气得红唇紧咬。

还好他睡过去了,不然她真不知怎么与他说清。

苏锦环本打算一走了之,人都走到酒店外了,又不放心地折回来,从穆琰手里取过车钥匙,将穆琰扶上车。

穆琰在本市有好几处住处,经常住得是郊区的一套别墅。这些都是Ella闲时跟她说得,想不到这会能派上有处。

穆琰身躯高大,苏锦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他拖进屋。本以为会出来个家人接应自己,可等了半天也没见着第三个人。

看来这位总裁喜欢独处,难怪性子会这般冷漠!

苏锦环只能好人做到底,将穆琰搬回卧室。

一切做完,累得她香汗淋淋。替穆琰掖好被角后就想走,手却被穆琰攥住。

“不要走!留下来陪我!”

穆琰眉头紧蹙,嘴里泛起嘀咕。

模样焦急凄楚,仿若一个迷路的孩子,在恳求大人不要再抛下他。

苏锦环身躯一僵,定睛一看,穆琰并没有醒,依旧闭着眼。

这样的穆琰瞧得苏锦环心疼,明知他心里念得那人不会是自己,她却仍然像被定了身似的拒绝不了。

“那晚不怪你,你不记得也没关系!”

苏锦环大着胆,伸手抚着与儿子同样轮廊的五官抽泣起。

梦里的穆琰顿时变得安静,呼吸渐渐沉稳,她这才悄悄抽回手。

哪知刚站起,身躯一软,已被人拖向床。

苏锦环还没来得想怎么回事,吻上一暖,见穆琰不知何时已睁开眼望着自己。

“不要走!”

穆琰碎念着,继而加深了吻势。

苏锦环被吻得身躯发软。

刚想开口,到口的话却被对方以吻封缄吞回腹中。

一夜慌乱,苏锦环拖着酸痛不已的身躯苦笑起。

五年前那晚,她是不得已,没机会推开他,可今天,她明明可以推开的,却仍沉溺其中。她知道,他醒来后依旧记不得她。

想到这,苏锦环好恨自己这般作贱。

眼看天就要亮,她不得不拾起被穆琰撕扯一地的衣裳匆匆穿起。

苏锦环回到出租屋,孙洁已起床,见她一夜未归,此时回来还一身狼狈的,孙洁再不明事,也知苏锦环遭遇过什么,赶忙将她拎进屋按坐在沙发上。

“苏苏,告诉我是谁干得?”

孙洁劈头就问。

苏锦环被孙洁这般一问,赶紧收回游走的神绪:“没……就是喝醉了,在同事家住了一晚!”

孙洁料到她不会开口,指了指她脖上的吻痕说:“还想骗我!这又是什么?”

苏锦环没想到孙洁眼力这么好,赶紧将衣领拉高想将那吻痕遮去,可惜早已晚。

她这会思绪纷乱,都不知自己在干什么。

“真……没什么!”

苏锦环本就委屈,这会又被好友追问着,心里一慌,居然哭起。

孙洁见她这样藏着倒不像是被逼的,不由叹气说:“是自愿的?”

苏锦环一怔,傻傻地点起头。

孙洁面色一转倏然间拍手笑起:“恭喜你,好事将近了!”

苏锦环哭笑不得,瞧着时候不早,赶紧取了衣服进了洗澡间。

对着镜子瞧着一身的吻痕,想起昨晚的疯狂羞得无地自容。

306官方彩票平台app

王者军团破解版

永生门下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