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远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望远镜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4-(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7:59:01 阅读: 来源:望远镜厂家

符贞媛晚上过来接孟绫,让孟绫换了男装,偷偷从窗子里爬了出来,随后两人从后门溜出去,拦了辆黄包车赶去邹永辰位于明城东街的住宅。

邹永辰没想到孟绫会来找自己,心里乐开了花,可是当孟绫说出来意,邹永辰如挨当头捧。

阿东居然是孟绫的哥哥!他居然把她哥哥给弄死了!

他是调查科科长这是工作需要。

而他早已杀人如麻,这点愧疚对于他其实已麻木,原本他是想拿这几具尸体将那些暗党引出来一网打尽的,没想到居然将他心尖上的人儿引了来。

见孟绫哭肿了眼,邹永辰开口说:“我这就吩咐他们去办,你办个领尸手续就行!”

孟绫没想到这么容易就将孟东的尸体领了回,当晚安葬了孟东。

想起孟东生前的种种,孟绫痛哭不已。

符贞媛见她这样,担心她想不开,不得不劝她回去。

然而孟绫已猜到符舒泽的身份,再也不想回符家,“贞媛,让我再陪陪哥哥吧!”

孟绫恳求符贞媛。

符贞媛见劝不动她,只好钻进邹永辰的车里,不知不觉竟睡着了。

邹永辰见状,让人将符贞媛送回符家,自己则坐在车里守着孟绫。

见孟绫哭着哭着,居然靠着墓碑睡着了,邹永辰勾嘴一笑,不时推开车门朝她一步步走去。

黑夜中,皮鞋的声响格外清晰,孟绫没来由打起激灵,见邹永辰立在自己身旁,心下一骇,忙往后缩。

邹永辰心一沉。

她为什么变得这么怕自己,小时候的她,可是十分爱笑的,经常拿好吃的给他,还一个劲地阿辰哥的叫着。

他想大概是这十多年的风雨,让他变得不在是她认识的那个阿辰哥了。如今的他双手沾满血腥,不知有多少人死于他手中。

邹永辰苦笑,他又何尝不想做好人,可惜一步错步步错,他的人生早在十多年前就已颠覆。

外人都骂他是索命鬼,他从来不在意外人看法,只在意孟绫对他的看法。

他是个私生子,值到八岁才被邹家领回,原本以为可以过大少爷的生活,可是父亲对他并不好,让他心怀恨意,为在众多兄弟姐妹中出类拔萃,他十岁那年入了龙虎帮,由于人机灵,反应敏捷,被训练成了特工,之后进入了调查科……

这些年他以为自己心早已冷,唯有遇见她的时候,才知心还是热的。

只是她似乎已记不得他。

那日在符家遇见她,他十分震惊,面上却不敢露出半丝喜色。即便这样,仍使他那天的情绪流露了多些,让她有些害怕。

“绫儿!”邹永辰想起往后微微一笑,手伸了伸,却停在了半空中,怎么都伸不过去。

因为他发现孟绫已吓得阖上眼,瑟瑟发抖着。

这一刻他好气自己,可是这样的他要怎样才能与她相认?。

邹永辰不敢再靠近,手指握了握,缓缓收回。

他知道这些日子,她受了不少苦,根本就不想回符家,便私自安排人将她送到东城街66号,符舒泽的别院。

这却让孟绫更为害怕,她担心邹永辰会借由她捕获符舒泽。

担惊受怕的她,在见到孟湉时,微微宽了心,哄了哄孟湉就横在沙发上睡着了。

符舒泽过来时,就见她横在沙发上,心痛地将她抱起,没想到却因此惊醒了她。

孟绫睁开眼,不敢置信地望着符舒泽,那表情似乎在说,我不是在做梦?

见符舒泽伏在她耳边轻笑,那股熟悉的药香不时拂入肺海。

心口一窒,原本喜悦的脸上,瞬间转化为怒意,扬手甩了符舒泽一巴掌。

她这一巴掌很用力,几乎用尽全身的力气,打得她掌心作痛,身躯抑制不住地在颤抖。

符舒泽一怔,以为她是在为自己的不告而别生气,忙笑着过来哄她。由身后圈她在怀里说:“都快当娘的人了,怎么还耍小孩子脾气!好吧,是我错了,下回出走,一定提前告知夫人!”

孟绫不理他,这人到现在还能装得若无其事,若她没猜错,这几天他定是以谈业务的名义,出去干那些所谓的大事了。

想到孟东的死,心口的怒意如同滔滔江浪,几乎快要将她吞没。

负气地不再理他,撇过身一个劲地抽泣。

符舒泽桃眼一眯,定定地望着她。

这样的她是之前从没有的,她不是那种会耍小性撒娇的女人,更不会无理取闹,定是她知道了些什么,心里怨恨起自己。

这样的她,他该如何是好?

符舒泽幽幽叹起气,又凑过去哄她,孟绫依旧不为所动。

直到门外响起脚步声,听来是皮靴的声响。

孟绫心口一窒,呆呆地望着门外,一时间情绪变得极为紧张:“邹永辰来了,你……快走!”

符舒泽一顿,已十分肯定先前的猜测,忙嗤笑道:“为什么要走,我可是你丈夫,又是在自己家里!”

孟绫张张口,这个时候还真不知如何劝他。见脚步声逼近,忙拭去眼泪:“那你去内屋,我来应付他!”

符舒泽心间一热。

她到底还是在乎他的,不然也不会想到独自面对邹永辰。

这让他越发觉得愧对了她。毕竟孟东的死他是有责任的,若不是他,孟东也不会被牵涉进来。怪只怪那个内鬼,那人才是害死孟东的凶手。他此次回来的目的,就是替党组织揪出那个内鬼,保护同志们的安全。

敲门声响起,孟绫的心窜到了嗓子眼,她挥身示意符舒泽进屋,随后整整衣衫,大步上前开门。

见邹永辰手里拎着豆浆和烧饼,不时一怔。

邹永辰见她有些吃惊,笑着说:“过来看看你,就顺便买了早饭!”

孟绫不知说什么好,只听身后的符舒泽开口说:“难得邹科长如此心贴心,替我俩将早饭送来!难得难得!”

邹永辰嘴角暗抽。

没想到符舒泽居然在。

他是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守候在外的属下没告诉自己?

邹永辰越想越奇怪,要么是符舒泽会隐身术,要么就是那位属下严重失职!

---- 作者寄语:第三更了哈,今天到此了。最近遇上同学的事,抽不出精力加更,待后面有时间再感谢打赏的亲们哈。

无锡聚酯铝单板厂家定制

自动回转式清污机广西耙斗式清污机厂家

福田福田道路道路清扫车批发价

常熟市饮用水检测有没有能检测生活饮用水大肠杆菌群指标

烟台地下管廊PE电力管&

上海回收南亚树脂剩余过期产品

保定北市区柴油发电机出租价格

圆锤式破碎机苏州小型锤式破碎机厂家

宁波市江北区消防管道查漏注意事项